《GMO Seralini Managing》主编克莱尔•罗宾森驳斥了苏格兰《星期日先驱报》刊登的安东尼·特雷瓦维斯教授关于色拉里尼教授转基因玉米实验的无端指责。

2001年,伦敦高等法院提到特雷维瓦斯的名字,因为他在一家名为《先驱报》的报纸上公开了一封信,这封信对皮特·梅切特和绿色和平组织进行诽谤,而这两人与有机农业和转基因食品有着密切关联。当时,特雷维瓦斯否认他是以自己的名义发表了这份诽谤信: http://www.powerbase.info/index.php/Anthony_Trewavas

另外,特雷维瓦斯是《科学联盟》的顾问之一,《科学联盟》是维护公司企业利益的游说团体: http://www.powerbase.info/index.php/Scientific_Alliance

1. GMOSeralini/GMWatch的克莱尔•罗宾森就对转基因实验的无端指责致主编的信

《星期日先驱报》(苏格兰),2013年10月6日

http://www.heraldscotland.com/comment/letters/addressing-claims-on-gm-lab-tests.22340931

色拉里尼教授的转基因研究发现孟山都转基因玉米以及喷洒微量农达除草剂会导致大鼠严重健康问题,而特雷维瓦斯的诽谤信歪曲了色拉里尼教授转基因研究以及OECD安全试验的指导原则(9月29日,信件内容,错误实验未能证实危害)。

特雷维瓦斯声称GMO的喂食实验有“几百次”是以失败告终。法国国家食品环境及劳动卫生署随后就色拉里尼实验争议进行调查,发现实验动物的自然寿命期内仅进行了两项比较实验。一项实验发现了转基因食品喂食的实验动物出现了健康问题,而另一项实验仅在日本进行。[1]

特雷维瓦斯表示75-80%的色拉里尼实验大鼠同时罹患上了肿瘤。特雷维瓦斯未提及色拉里尼实验中喂食转基因玉米和农达的大鼠在生命早期阶段罹患肿瘤的几率更大,而且肿瘤恶化速度要快于实验对照组。正是这些发展趋势才是重点,是令人担忧的,而不是生命晚期罹患肿瘤的大鼠总数量。

与特雷维瓦斯的观点截然相反,OECD从未就诸如色拉里尼实验的转基因食品慢性毒理实验制定过指导原则,但是却制定了化学药品慢性毒理实验的指导原则,并且规定了分析实验动物的数量,该数量与色拉里尼实验使用的动物数量相同。[2] OECD要求化学药品进行行业安全测试时,需要对大量实验动物进行癌症研究,从而避免公众受累于“虚假错误”的实验结果,而某些毒性作用可能会被人忽视。色拉里尼教授的确发现了毒性作用,因此实验动物数量没有问题。

最后,色拉里尼实验对照组和实验组的实验动物数量一致。根据标准实验方法和OECD指导原则,每个实验组分别与每个对照组进行比对。

我们把特雷维瓦斯对色拉里尼实验的歪曲指责以及其他转基因支持者的观点公布在gmoseralini.org网站上。

GMOSeralini.org主编,克莱尔•罗宾森

[1]. ANSES(法国国家食品环境及劳动卫生署)(2012)ANSES着重强调色拉里尼等人研究的缺陷,但是建议对转基因食品的长期作用进行新的研究。

[2]. 详细内容和参考请见: http://www.gmoseralini.org/criticism-seralini-used-too-few-anim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