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的决定践踏科学性刊物的道德

《食品与化学毒理学》(FCT)杂志的编辑A·瓦雷斯·海斯博士(Dr A. Wallace Hayes),决定撤除G-E 色拉里尼教授团队的研究论文,该项研究发现喂养孟山都转基因玉米NK603与喂养微量草甘膦除草剂农达的老鼠生长中遭受严重毒性影响,包括肾脏与肝脏损伤以及肿瘤发生与死亡率提高。[1]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b17e9d0102easw.html

《转基因观察》认为《食品与化学毒理学》撤除色拉里尼教授教授的论文是不正当、非科学与不道德行为。这种做法违背了《出版伦理委员会》确立的撤除科学性出版的指导原则,[2] 《食品与化学毒理学》也是其成员之一。[3]

《出版伦理委员会》的指导原则声明一个杂志撤除一篇论文的唯一基础是:

有清楚证据证明论文的发现不可靠基于不当行为(即数据造假)或者诚实的错误

剽窃或冗余的出版

不伦理的研究

色拉里尼教授的论文不符合任何这些标准,而且海斯也承认如此。海斯致色拉里尼教授告知其决定的信中,海斯承认[链接],对色拉里尼教授原始数据的审查表明“数据不存在欺诈或故意歪曲的证据”而且不存在任何关于数据的“不正确”。

海斯声明,该项撤除完全基于该项研究发现的肿瘤与死亡率的“不确定”行之,对使用的老鼠数量少以及对老鼠品种的选择的考虑,据海斯说它们自然具有“肿瘤高发生率”。

最重要的是,研究的发现的不确定性不是撤除论文的有效基础。无数发表了的科学论文包含不确定性的发现,它们往往与提交的更为确定性的发现混在一起。它们有助于未来研究在此基础上发现和完善科学认识的不确定性。

科学家不夸大他们的发现,也不得出试验数据无法合理证明的结论,这非常重要,但是色拉里尼教授教授的论文并没有这样做。因为色拉里尼教授教授的研究十一项慢性毒理学研究而不是全规模致癌性研究,后者通常要求更大数量的老鼠,他谨慎地没有对肿瘤与死亡率方面的发现做统计分析。与此不同,他仅是简单报告这些结果,没有得出确切的结论。这与OECD(经合组织)的慢性毒理学试验规范一致,该规范妖气记录所观察到的任何“器官损害”(包括肿瘤)。[4]

色拉里尼教授教授的团队对于使用量较少数量的老鼠以及对所选择的老鼠品种的批评给予了综合性的回复,发表在《食品与化学毒理学》,[5] 一些独立科学家发布文章支持色拉里尼教授的研究对这些问题也进行了反驳。

统计学专家发表文章支持色拉里尼教授的研究,他们指出,只有安全性研究要求大数量的动物以防止避免假阴性错误,即毒性影响存在但是被漏掉因为使用的动物数量太少。在色拉里尼教授教授的研究中,根本不是这种问题。试验物质的毒性影响如此显著(出现“很大的影响规模”)使更少数量的动物足以证明统计学显著。[7、8、9]

关于所使用的SD品种鼠,所有品系啮齿目动物到了一定年龄都会发展自发性肿瘤,像人类一样。事实上,色拉里尼教授的研究中对照组中也出现的数量的自发性肿瘤。为此以及其他的原因,大部分毒理学研究都使用这种品系的老鼠。

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2003年接受孟山都委托、“不菲费用”与样品对孟山都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与孟山都抗草甘膦转基因玉米NK603“食用安全性”毒理学动物试验使用的老鼠是相同的SD大鼠!

海斯回避支持色拉里尼教授研究的这些回应与论据,对他的匿名审查小组的经验、平衡与目的提出了问题。除此之外,之前合法的审查者们考虑了色拉里尼教授教授研究的这些方面,但是依然决定“该项工作依然有价值”因而应当发表。

通过高度不正常的程序,海斯现在采取了与先前同行审查与编辑程序有冲突的方式,在这篇论文发表一年后决定撤除它。他的决定并非基于新的数据,反而基于某些匿名人士秘密的不透明的审查,这些人显然感到他们没有能力公开支持他们的决定,更不能泄露他们可能具有的利益冲突。

海斯的决定将沾污《食品与化学毒理学》的信誉,而且将增加公众对于科学一般性的不信任,特别增加有关转基因食品科学的不信任。

古德曼因素

海斯撤除色拉里尼教授论文的决定紧跟《食品与化学毒理学》对于理查德·E·古德曼的任命。古德曼何许人也?他曾担任孟山都公司的科学家,后就聘于转基因产业资助的《国际生命科学研究所》,今年初担任《食品与化学毒理学》专门为生物技术创建的副编辑植物。[10]

对古德曼的任命尾随转基因支持者们导演的一场施压《食品与化学毒理学》要其撤除色拉里尼教授研究的运动。某些批评者甚至污蔑色拉里尼教授欺诈,但是未能提出任何证据。许多批评者被揭露隐瞒他们与转基因产业的利益关系。[11]

任命古德曼到位后,《食品与化学毒理学》首先撤出了巴西研究者另外一项揭露转基因安全问题的论文。该项研究表明,与转基因技术转入转基因Bt作物同样的Bt杀虫毒素在消化中并没有分解,如转基因产业与监管者声称的那样,而是对小鼠血液造成毒性影响。巴西研究者的这篇论文,在古德曼到职前通过同行审查在《食品与化学毒理学》上发表。古德曼任职后,《食品与化学毒理学》撤出了这篇论文,甚至没有提供任何解释。[12] – 然而立即在另外一家刊物上发表。[13]

目前,尚没有证据说明古德曼对撤除色拉里尼教授研究负责任。但是,古德曼的任命,发生在“色拉里尼教授事件”之后,以及《食品与化学毒理学》未能列出其编辑的利益关系,对于相关产业对该杂志编辑班子的公司影响提出了问题。

 

注:

1.      Séralini GE et al (2012) Long term toxicity of a Roundup herbicide and a Roundup-tolerant genetically modified maize. 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 50(11): 4221-4231.

2.      http://publicationethics.org/files/retraction guidelines.pdf

3.      http://publicationethics.org/members/food-and-chemical-toxicology

4.      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 (2009). OECD guideline no. 452 for the testing of chemicals: Chronic toxicity studies: Adopted 7 September 2009. http://bit.ly/LxJT1Z

5.      Séralini GE et al (2013). Answers to critics: Why there is a long term toxicity due to NK603 Roundup-tolerant genetically modified maize and to a Roundup herbicide. 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 53: 461-468.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23146697

6.      http://gmoSéralini.org/faq-items/what-was-the-reaction-to-the-study-2/

7.      Deheuvels P. Étude de Séralini sur les OGM: Pourquoi sa méthodologie est statistiquement bonne [Seralini study on GMOs: Why the methodology is statistically sound]. Le Nouvel Observateur. 9 October 2012. http://bit.ly/RtPivG

8.      Saunders P. Excess cancers and deaths with GM feed: The stats stand up. Science in Society. 16 October 2012. http://www.i-sis.org.uk/Excess_cancers_and_deaths_from_GM_feed_stats_stand_up.php

9.      Deheuvels P. L’étude de Séralini sur les OGM, pomme de discorde à l’Académie des sciences [The Seralini GMO study - A bone of contention at the Academy of Sciences]. Le Nouvel Observateur. 19 October 2012. http://leplus.nouvelobs.com/contribution/661194-l-etude-de-seralini-sur-les-ogm-pomme-de-discorde-a-l-academie-des-sciences.html

10.  http://www.independentsciencenews.org/science-media/the-goodman-affair-monsanto-targets-the-heart-of-science/

11.  http://www.spinwatch.org/index.php/issues/science/item/164-smelling-a-corporate-rat

12.  Mezzomo BP et al (2012). WITHDRAWN: Effects of oral administration of Bacillus thuringiensis as spore-crystal strains Cry1Aa, Cry1Ab, Cry1Ac or Cry2Aa on hematologic and genotoxic endpoints of Swiss albino mice. Food Chem Toxicol.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23146696

13.  Mezzomo BP et al. (2013). Hematotoxicity of Bacillus thuringiensis as spore-crystal strains Cry1Aa, Cry1Ab, Cry1Ac or Cry2Aa in Swiss albino mice. J Hematol Thromb Dis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