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tainable Pulse
GMO Evidence GMO Seralini GMO Judy Carman

有关塞拉利尼转基因玉米和农达研究的常见问题

您需要知道有关塞拉利尼研究的十件事

1.对塞拉利尼的研究的大多数批评都错误地假设该研究是一个设计差劣的癌症研究。它不是。它是一个慢性毒性研究——是一个设计精良、执行适当的研究。

 

2.塞拉利尼的研究只是一个有关商品化转基因玉米NK603及其种植时所用农药(农达)的长期研究。请参阅此处:为什么这项研究如此重要? (更多…)

|八月 22nd, 2013||0 条评论

为什么现在进行该研究?

塞拉利尼将他在2012年进行的研究设计为直接跟进孟山都之前为支持其审查监管授权而进行对相同的NK603玉米的研究。

 

孟山都的研究是对NK603的90天大鼠喂养试验。孟山都在2004年发表了它的实验结果,同年,这种玉米得到欧盟授权。在喂养了转基因玉米的大鼠中发现了差异,但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声称这些差异“不具备生物学意义”以及这种玉米如非转基因玉米般安全。2 (更多…)

|八月 22nd, 2013||0 条评论

研究的发现是什么?

塞拉利尼在2012年的研究对孟山都的转基因NK603玉米进行了长期影响试验,该种玉米被设计成能够耐受农达除草剂和农达。该研究使用了200只大鼠;这些大鼠分为十组,各组含十只雄性大鼠和十只雌性大鼠。转基因玉米以占总饮食量的11%、22%和33%对三组进行试验。已经田地里喷洒过农达的转基因玉米以相同的比例对三组进行试验。通过三种不同农达浓度的饮用水对三组进行试验。最低量相当于一些自来水中发现的污染量,中等量相当于美国容许动物饲料的最大含量,最高量为作农业用途的农达强度的一半。对照动物喂以含33%非转基因玉米的饮食和普通饮用水。 (更多…)

|八月 22nd, 2013||0 条评论

该研究暗示了什么?

塞拉利尼的研究显示当前有关转基因生物的监管体系是不足够的。所有转基因生物在商品化之前必须进行长期试验。

 

甚至如视频安全机构ANSES和Haut Conseil des Biotechnologies(HCB)等批评塞拉利尼的研究的组织也分享了该结论。 (更多…)

|八月 22nd, 2013||0 条评论

研究的方法是什么?

研究检验在两年(大鼠整个生命周期的三分之二)间暴露在NK603转基因玉米和农达(分别和共同)之中对大鼠健康的长期影响。1

 

该研究使用了两百只大鼠,喂食标准的均衡饮食。这些大鼠分为十组,各组含十只雄性大鼠和十只雌性大鼠。 (更多…)

|八月 22nd, 2013||0 条评论

对该研究的反应有哪些?

塞拉利尼的研究发表后仅两个小时内就受到科学家、一些科学记者和政府机构暴风雨般的批评。

 

然而,也有对某些批评者陈述准确性和相关性的严重质疑。我们整理了一个对塞拉利尼研究的最常见批评列表,并提供我们的应答。 (更多…)

|八月 22nd, 2013||0 条评论

政府机构有什么反应呢?

一些政府机构迅速谴责塞拉利尼的研究。但因为它们都负责授权转基因NK603和农达,所以都不是中立方。例如,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法国食品安全机构ANSES和French Haut Conseil des Biotechnologies(HCB)全都否定塞拉利尼的研究发现,它们之前都曾发表有关NK603安全性的支持意见,导致在欧盟层面以及在法国国家层面予以授权。1

 

作为欧洲议会成员,科琳娜·莱佩奇称EFSA反对塞拉利尼的研究:“因为该机构对转基因生物的所有观点都是正面,所以承认该研究的有效性,就会切断该机构支持多年的分支。”1 (更多…)

|八月 22nd, 2013||0 条评论

塞拉利尼是否只是一个异见者?

吉尔斯-埃里克·塞拉利尼是法国卡昂大学分子生物学教授,曾撰写超过100篇科学论文和国际专家研讨会论文。

他曾获任命为两个法国政府转基因生物委员会成员:监督风险评估的生物分子工程委员会(CGB:Commission du Genie Biomoleculaire),为期九年;以及观察商品化转基因生物的Biovigilance Committee,为期十年。

(更多…)

|八月 22nd, 2013||0 条评论